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社会百态,只是看客。

 
 
 

日志

 
 

【转载】(原创)“没证据表明有号贩子”这底气特么不要脸  

2016-01-27 11:19: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一段“女子北京看病怒斥黄牛”的视频在网上热传:“一个300元的号,问我要4500元。我的天,老百姓看病挂个号要这么多钱,这么费劲。我们凭本事大早上在那等一天,挂不上号。你票贩子,哪怕说你站在这挣本事钱,站着受冷也行。你们票贩子占个东西,最后快要签到了来了10多个人往这一站,你们是啥呀?你们咋这么猖獗呢?就搁个小板凳,连动都不带动的。”视频一经发出就引发网友热议,大部分网友对黄牛炒号的现象深恶痛绝,纷纷现身说法加以指责。次日上午,院方回应称,这件事发生在上周二,当时该女子指责过后,院方为她安排了医生诊治。“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我们医院有号贩子,院方正在开会研究回应,会在下午发布声明。”院办工作人员刘先生说。(法制晚报1月26日)

      此事件因为涉及到一个典型的看病难之民生现状,引发社会大众共鸣也理所当然,而针对“怒斥黄牛的视频”,北京市卫计委26日也发布回应,称对依法打击“号贩子”的态度是明确的,对“号贩子”现象、尤其是医疗机构内部个别不法人员内外勾结的行为,始终采取“零容忍”。回应并明确指出:关于近日网上流传的“外地女子北京看病怒斥黄牛的视频”,经我们核实,视频发生地为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

       一个外地女孩带着瘫痪母亲独自来北京看病,花钱费劲辛苦不说,连续排队挂号即使排第一也拿不到需要的专家号,焦急沮丧进而愤怒的心情完全可以理解,不然也不说痛斥号贩子“一个300元的号,问我要4500元”这么具体,更不至于为此打110报警,人们至少可以想象,她哭斥的号贩子绝不应该是空穴来风的胡言乱语。她甚至还具体控诉了所遭遇到的被医院、保安及号贩子里应外合控制挂号的具体操作手段;保安回忆,女孩在办公室哭着说她说是为母亲来排号的,自己18日已经来过一次,“没排上号”,当天号贩子跟她接触过,但被她拒绝了。“她说号贩子威胁她,跟她说‘你就算是排第一个,我也能让你挂不上号’。”其后果然如号贩子所言,再早来排队也不可能挂以需要的号。

       其实说实话,相比全国各地的医疗资源现实,北京的大医院集中扎堆,但相比更加众多的病患纷纷前往北京就诊,恐怕现金的医疗资源也不够用;既然在北京各大医院挂专家号成了典型的稀缺资源,按照市场的规则,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会应运而生出那些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号贩子们了,就算一再打击,相比巨额利益的诱惑,那些与医院里应外合的黄牛生意才会堂而皇之。不要说北京,恐怕各大省会城市的大医院也同样存在着群众早就深恶痛绝的号贩子现象,这就好比过去人们同样深恶痛绝的火车票黄牛一样,在资源缺乏没有根本扭转的前提下,加之法律惩处乏力,政府职能部门或执法部门又习惯运动式打击的话,则很难根本上解决号贩子与医院内部人员勾结谋利的实质问题。这也是中国社会“看病难”成为民生痼疾的深层次原则。

       那么我们回到“女孩怒斥北京医院黄牛的视频”事件上,原本人们希望看到事件被社会调谐关注后,北京广安门中医院方面能第一时间站出来表明态度,但即使北京卫计委称对依法打击“号贩子”的态度是明确的,对“号贩子”现象、尤其是医疗机构内部个别不法人员内外勾结的行为,始终采取“零容忍”,但院方却仍然声称“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我们医院有号贩子”,还煞有介事的在声明中表示:“广安门医院将一如既往地秉承护佑百姓健康的大医精诚精神,挖掘潜能,扩大号源,增加专家出诊次数,延长医务人员工作时间,以最大的能力服务于广大患者”。但这表态并不能令公众满意,至少院方没有具体回应到底他们医院是不是有里应外合高价倒卖专家号的现象,在这种态度下,人们很难相信所谓“挖掘潜能,扩大号源,增加专家出诊次数”不会成为医院与号贩子从病患身上谋取更大利益的机会。试想即使没有号贩子,该医院挂一个专家号甚至正常收取在300至500元左右。

        事实上人们不但从女孩的痛斥号贩子视频中听到了号贩子是如何操纵挂号的,也听到了“300元的号要4500元”的高价,如果医院至今还在狡辩“没有证据”,那事发后,北青报记者的实地暗访就已经表明号贩子不但存在,而且至今还很猖獗。我们不妨来看看记者的暗访描述:

        26日北青报记者在广安门中医院挂号大厅看到,医院的规定的放号时间是早7点左右,而6点左右挂号大厅已经排了四队人,队尾已排到旁边大厅,队伍中间有不少人带着小板凳。在队伍不远处,站着几名保安。7时30分许,记者在挂号大厅现场看到了保安人员查到了几名号贩子,而周围也有几位市民跟疑似号贩子的人询问专家号。北青报记者以患者身份,电话联系了几名号贩子。在得知记者想要挂广安门医院某知名医生的号后,两名号贩子分别向记者报价1500元和6000元,后者报价最终降至2000元,而该专家的号原本挂号费用是500元。号贩子解释,加的钱一般与这个专家的“热度”有关,部分号贩子会要求提前收取一至两百元不等的“预约定金”,剩余的钱挂上号看完病再补交。号贩子称如果需要帮忙挂号还需要记者提供“病人的名字和身份证号”。“不用来排队等着,到点了直接来看病就行。”号贩子告诉记者。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部分号贩子会雇佣一些无业人员在医院起早排队,排上号后转手卖给病人。一名广安门医院的保安回忆称,仅在2015年,他们“抓到现行”的号贩子交易就有200次左右。保安补充说,即使被抓到号贩子和需要专家号的人进行交易的现场,这些号贩子可能最多只是会被拘留5-7天,“哪怕集中整治过之后,他们隔断时间又会卷土重来。”

       显而易见,即使就在事发引起社会高度关注后,记者在该医院现场还能亲身接触到号贩子并与他们进行交易,而且保安也现场抓获了号贩子,不知道医院哪里来的底气说“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我们医院有号贩子”,医院这副流氓无赖式的嘴脸可谓昭然天下。号贩子与记者讨价还价,还用其它证据吗?那位外地女孩当时也说了自己的具体遭遇并明确指出“看监控录像”就能看到当时的场景,可惜医院方自始至终都没有向公众还原这一“证据”。我们不能说医生保安都参与黄牛生意,但不能排除就有内外勾结的人员存在吧,说到底,医院要想还自己清白,那就更需要自己出示的证据,而不是居高临下的耍流氓。

        有关部门总是信誓旦旦的向公众表示对号贩子“零容忍”,问题是年复一年运动式打击号贩子这“零容忍”的背后,更多的时候是病患饱受黄牛干扰的看病难之民生困惑,所谓的医改也有了不少年头,看病难看病贵以至民怨日增的效果有目共睹,即使是如何合理配置医疗资源来调节资源过度向大城市集中等这些涉及医改的宏观管理的方方面面,似乎也反其道而行之。所以说就算严厉打击号贩子黄牛,也只是治标不治本,源源不断涌向北京等大城市看病的病患,都想去争夺有限医疗资源,那想不成为被宰的对象都难。医院对号贩子视而不见的特么不要脸,恰恰是基于其掌握稀缺资源牛叉兮兮的底气,言下之意有本事别来首都北京看病。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