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社会百态,只是看客。

 
 
 

日志

 
 

【转载】崔永元称衡水中学比军营严:规定大厕3分钟 小厕1分钟  

2015-03-11 10:25:51|  分类: 社会关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崔永元称衡水中学比军营严:规定大厕3分钟 小厕1分钟
崔永元称衡水中学比军营严:规定大厕3分钟 小厕1分钟 - 南南 - 阳光南南(看新闻)

□本报特派记者 高逸平

北京昆泰酒店二楼A厅,两会期间很“热”。因为敢说的全国政协委员崔永元在这组,没事还拿出自拍相机在现场晃悠。

但就因为这自拍,昨天小崔还当众“谢罪”,为自己没征得现场委员们的同意,就直接拍照上传说“对不起”。

这时,坐在小崔右边的陈道明笑着说了句,“你就没征求过我的意见。”

全国政协委员陈道明,是这个会议厅“很热”的另一个原因。最近,一篇新华社女记者采访他的手记在朋友圈里疯转,甚至还有粉丝为他写了《史记·陈道明传》。

不过,这一切的娱乐元素都不是昨天下午的亮点。昨天下午的话题,现实又沉重。因为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石油大学教授王尚旭的一个“农村孩子进城路,为什么越走越窄”的感概,引发现场多名委员大讨论。

陈道明早早地来到小组讨论现场,还是戴着一顶黑色鸭舌帽。一身黑衣黑裤黑鞋,就连围巾都是黑色的。

临小组讨论开始前,小崔夹着一个深蓝色文件袋,拿着一个粉色保温杯,穿着一双布鞋,慢悠悠地晃了进来。

他拉开陈道明左边的椅子,边聊边坐了下来。看得出,他俩关系不错,小崔一脸笑容。

前20分钟,现场的气氛相当沉闷。不过,当中国石油大学教授王尚旭拿到话筒时,气氛就陡然变了。“他还挺敢说的。”记者边上,一位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的记者悄声说道。

从农村高考跃“龙门”进京城,又从事教育行业,王尚旭对教育感触颇深。每年上两会,他的话题都不离教育。这次,他选择向农村城市教育差距“开火”。

“农村城市的教育差距正在逐渐拉大。”王尚旭直言。他记得自己高中毕业后,就有两名班主任被调到城里好的学校教书。

“现在,农村的教育质量和城市的简直没法比。农村偏远地区考上大学的人数与城市的相比,在急剧下降。”他说。言及此,现场有委员轻声地说了句“对”。

但是,考大学偏偏又是农村孩子入城的唯一或者说是非常主要的途径。但这条路,在王尚旭看来,已变得越来越窄。

他认为,现在该是“还债”的时候了,还上从农村拿走的资源。“只有改变农村劳动力素质水平低、农村经济落后的面貌,才会对社会发展起更大的推动作用。

王尚旭说,这些话已憋在他的心里多年,不吐不快。

王尚旭:农村孩子的进城路,越来越窄了

“本来没想发言,被你们的一番话勾起来了。”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主任彭旭峰拿过话筒,抢着想说两句。因为,他念的中学就离衡水中学不远,感触颇深。

他说,多年来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在河北一个上二本学校的分数在北京却可以上北大清华。”

“我一直没搞懂,曾经问过在教育部工作的朋友,他们说了半天也没有把我给说服。”彭雪峰坦言。

他自己琢磨着,这是教育资源分配不合理所致。怎么才能让农村的孩子受到相对公平的待遇,应该给予重视。

这时,小崔又接过了话茬,“不这么玩命高考,还有别的出路吗?”

“所谓的出路就是,不这么拼命地学习,那就在家务农,或者找一个好点的乡镇企业打工。这至少能生活下去。”彭雪峰回应。

“要彻底从这个环境走出来,目前看来,高考是唯一的路子。”他坦言。

小崔接过话茬,从他去河北衡水中学做一档讨论教育话题的节目开始。

小崔称衡水中学的纪律比军营还严格:严格规定了各项动作时间,比如大厕3分钟,小厕1分钟。晨跑人手一本书或一张卷子,只为在停下来休整或等待之时,看课文背单词。

在他看来,最严重的问题在于,为了节约时间,保证上课不迟到,有男生和女生和衣而睡整整3年。

“教育学者看了痛心疾首,这样能培养出人才来吗?”崔永元反问。

制作这档节目时,小崔发现,这类学校在中国很多地方都有,并不只河北一处。

他还对衡水中学考上北大清华等名校的毕业生做了回访,令他感到意外的是,几乎99%的孩子都表示,如果让他们再做选择,还会去这所学校,他们对学校根本没有“怨恨”。

为什么?因为他们觉得,当他们处在农村偏远乡村时,想要离开只有走这条路,没有别的选择。

在小崔看来,现在教育差距的漏洞靠小修小补已不能解决。特别在这个新媒体时代,农村孩子包括老乡们,对优质资源有些遥不可及。

城市的孩子有多个选择,遇上了时下最好的创业环境。他们可以从零开始,一下子就能开拓新的领域,甚至走到国际科技的前列。站在风口,猪都能吹起来。但农村的孩子,甚至找不到一个风口,很难被吹起来。

小崔希望,今后每年两会在研究大的政策时,能再为农村孩子的切身利益考虑。

他还建议在场的委员做今年的调研时,能去农村偏远学校看看。

彭雪峰:怎样让农村孩子受到公平待遇,值得引起重视

崔永元:农村孩子找不到风口,很难被吹起来

记者:为什么城市农村间的教育差距越来越大?

崔永元:实际就是好的教育资源不够。

过去,老喊重视教育,再穷不能穷教育。但事实上,我们教育穷的年头太长了,投入的还不够。

我从小就在北京长大,眼见着城市建设不断投入,我觉得这就挺够的。如果教育这么投入,结果肯定不一样。

这就像切蛋糕,给你多切点,其他的就得少点。大家肯定都会同意给教育多点,但最难的是,给谁切少点呢?

记者:在互联网时代,这样的差距是否会拉大?

崔永元:农村和城市孩子在可获得机会的差距上更大。虽然城市现在的就业也困难,但城市的机会成倍数地增加,那边农村的机会还是传统的选择,去乡镇企业或是开个养猪场。为什么农村的孩子就不能飞起来呢?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美特斯邦威服饰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周成建——

“三箭齐发”振兴民族优秀品牌

我国是全球最大的服装生产国,也是全球最大的服装消费市场,去年我国服装总产量多达299亿多件,但在全国能叫得响的一线品牌少之又少,有国际知名度的品牌更是凤毛麟角。

分析发生这一现象的深层次原因,全国政协委员、上海美特斯邦威服饰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周成建认为,这说明目前民族优秀品牌还缺乏有利成长的土壤。一方面是中国消费者对民族品牌信心不足;另一方面是在电子商务初级发展阶段,大量涌现的中小企业快速分流了消费需求,双面夹击下民族品牌很难再投入更多资源进行创新驱动发展。

周成建建议有关政府部门“三箭齐发”,制定有中国特色的振兴民族优秀品牌政策。

首先,要着力培养民族的文化自信、品牌自信。日本和韩国都将文化产业的发展上升到国家战略高度,我国也可以组建专门从事促进文化产业的中介机构,着力宣传使用民族品牌,推广民族品牌。

其次,要从依法治国角度出发,完善法律法规严惩制假、售假,切实保护知识产权。与发达国家严格的处罚标准相比,我国2000年修订实施的《产品质量法》对制售假冒伪劣者处没收违法生产、销售产品,并处货值金额3倍以下罚款,相比而言仍显较轻,难以发挥惩戒作用。

再次,借鉴韩国等国的经验,促进民族优秀品牌超常规发展。政府应给予这些企业一定优惠条件和奖励,鼓励其代表“中国制造”参与国际一线竞争。   

据新华社

全国政协委员李晓林呼吁

打造国家级联合应急救援平台 一旦遇到天灾人祸 让救援能有的放矢

□本报特派记者高逸平

早报讯今年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李晓林提交了《关于建设国家级跨部门联合应急救援指挥系统平台的建议》。

他建议,从国家层面建设一套从全国到地方、从政府到民间救援救灾统一标准的指挥平台和系统,可以增强救援力度、减轻灾害损失、合理调配资源。

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成立于2007年,之后参与了汶川地震、玉树地震等不少大规模的自然灾害赈灾救援及灾后重建工作。

在救援中,李晓林发现应急救援存在不少问题。

比如,在受灾人数和物资需求统计等方面,完全靠村干部逐户感性排查,灾区信息的不对称,导致赈灾物资流向不均衡。

在救援海南威马逊台风灾害受灾村庄时,当时地方政府部门告知,需要的是帐篷、水、被褥等。但救援人员赶到现场后却发现,灾民更需要的是粮食和防雨布。“当时,我们不得不现场变更救灾物资的采购工作,这无疑降低了赈灾的工作效率。”李晓林表示。

他设想,建设国内第一套整合GIS(地理信息系统)、北斗通讯技术、云计算等多种现代高新技术的综合应急救援指挥系统。这个平台可以共享灾区综合基础信息、实时显示救援需求和救援力量分布、实时管理灾区物资供需等信息。

延伸阅读:媒体批衡水中学:反教育的“高考训练营”

关于衡水中学的争论,可谓由来已久。但在我看来,却根本不存在什么争论。

首先,衡水中学是一所不正常的学校,是“反教育”的“高考训练营”和泯灭人性的“考试机器加工厂”,完全是不争的事实。倘若仅仅因为它有助于取得辉煌的高考成绩,学生在学校里激情澎湃、无怨无悔,就认为有值得肯定和可取之处,那么对使人如痴如醉的传销行径也应该予以肯定,对当年令无数人蠢血沸腾的德日法西斯就更应当顶礼膜拜了!

其次,所谓的争论只不过是口水之争,现实中根本不存在争论。依然故我的衡水中学,不仅风头更劲,而且影响力越来越大。除了学生和家长想方设法要挤进衡水中学之外,全国各地的参观朝圣者更是络绎不绝,许多学校或明或暗地竞相效仿,纷纷把学生往死里管,只不过没有冠以“衡中模式”,做不到衡水中学那般极致而已。

换而言之,衡中不过是应试教育的典型代表,是基础教育畸形发展的缩影,是露出水面的冰山一角而已。如果只对水上的一小截评头论足,于大局根本无补。水面之下的问题不解决,即使费尽千般心思改变一个衡水中学,也还会不断冒出下一个衡水中学。因此,我们必须跳出来,站在整个基础教育的高度审视,只要大环境改变了,衡水中学式的变态学校自然就会消亡。

实事求是地说,从素质教育到大力减负,从推行课改到深化课改,这些年来没少折腾,但却收效甚微。不客气地讲,应试之风不仅没有得到遏制,反而愈演愈烈,大有席卷一切之势。在“没有分数今天过不去,只看分数明天过不好”的理想与现实的纠结之中,原本一些人文底蕴深厚、宽松育人的老牌学校也纷纷沦丧(笔者所在的学校即如是,在此暂不赘述)。毫不夸张地说,放眼望去,真正坚守素质教育的学校真的已经寥寥无几,很多自我标榜“人性化”的学校,其实只是在五十步笑百步而已。而且更令人忧心的是,这种应试风潮正呈现从中学向小学蔓延的强劲趋势(作为一个小学生的家长,一年级临近期末考试阶段每天一份语文和数学测试卷的疯狂令我瞠目结舌)。何以如此呢?借用经济学的术语,正是典型的劣币驱逐良币。

应试之风的盛行,尽人皆知其根源在于功利思想遮蔽、误导乃至扭曲了人们的心灵,使人们迷失了教育的本真。于是乎,家长想让孩子出人头地,学校追求升学率,教育行政官员关注着政绩……三位一体,合力追分。然而,诡异的是所有人讲起来都有一肚子苦水,都是迫不得已才追求分数。家长说只有一个孩子输不起,学校讲社会和政府施加的压力太太,官员则说要对民众负责……相互推诿,谁也不主动承担责任,不由得令人想起伏尔泰的一句话: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觉得自己有责任。

以笔者之见,破解教育功利化顽疾固然有待于教育改革的顶层设计和推进,更离不开人们的担当精神。教育改革不仅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而且具体实施效果更有赖于各方的担当与配合。实事求是地说,只要人们切实担当起自己的分内之责,每个人都尽可能地做出一点点应有的改变与坚持,教育风气的转变并非难事。作为父母,帮助孩子恰当定位自身才是幸福人生的最坚固基石,又何苦盲目随大流一味压逼孩子唯分数是从呢?作为教师,固然不可能置升学的现实于不顾,但这并不意味着就不能仰望星空,不能去追寻教育的本真,最起码总可以做到“戴着镣铐跳舞”吧!作为政府,固然要为人民服务,但引领民众和把握舆论导向亦同样责无旁贷。

“天下事有难易乎?为之,则难者亦易;不为,则易者亦难矣”。清人彭端淑《为学》中所举穷和尚与富和尚之事例值得我们借鉴。西边的蜀地距离南海不知道有几千里远,为何有钱的和尚不能到,没有钱的和尚却可以到达呢?关键就在于有没有担当精神和切实行动。同样,要想改变教育的功利与浮躁,使众多类似衡中的变态畸形学校回归正常,除了舍我其谁的担当,别无他途!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