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社会百态,只是看客。

 
 
 

日志

 
 

潍坊打井灌污产业链:打污水井年收入数十万元  

2013-02-22 07:59: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02-22 07:03:11 

核心提示:据中国证券报记者实地调查了解,潍坊众多中小企业凿井排污在当地已非秘密,打井灌污已形成一条初具规模的地下产业链。一位负责打井的师傅称他的打井队每年能打近百个井,大的工厂会同时凿好几口井,每年打井队打污水井的收入可达数十万元。


有着“风筝之乡”、“蔬菜之乡”美誉的山东潍坊市,近来却因为地下水污染事件引起社会的另一种关注。尽管当地官方就事件至今未有调查结果,但随着新闻报道的深度介入,潍坊企业地下排污事件的真相正一步步浮出水面。

据中国证券报记者实地调查了解,潍坊众多中小企业凿井排污在当地已非秘密,且近年来呈蔓延之势。非但如此,在当地,随着需求逐年增多,打井灌污已形成一条初具规模的地下产业链。正因为如此,潍坊近年来地下水污染不断加重,正从一般浅水层蔓延至150米以下的地下深水层。

逃避污水处理费

偷排利润大

在潍坊下属的县级市寿光市,近年来在昔日“蔬菜之乡”之外,逐渐发展成以造纸、化工和塑胶等重化工产业为龙头的工业重镇。

2月19日,中国证券报记者来到位于寿光市郊的台头镇工业园,这里的中小规模防水塑料及稀土加工企业扎堆盘踞。根据当地知情人士邱涛(化名)提供的线索,台头工业园区的企业普遍存在地下排污现象。记者和邱涛以济南一家污水处理公司业务员的身份进入到园区北端一家稀土加工厂探访。在工厂后院,记者看见一片空地上竖起一座座直径约3米的绿色污水储罐,旁边修起了一条引水渠通往厂外,在污水灌与沟渠之间大概4米左右的地上,伸出一条直径约10厘米的水泥管,污水罐中拉出的一根直径约6厘米的塑料管直插水泥管。邱涛告诉记者,这个水泥管下面就是工厂用来偷排污水的井,旁边的沟渠通往距离工厂不到10米远的污水处理厂。

当中国证券报记者询问尾随而至的工厂人士“污水处理厂是否能消化全部废水”时,他告诉记者,当地污水处理厂集生活污水与工业污水处理重任于一身,处理能力有限。邱涛则透露,事实上,园区内企业尽管都修起了通往污水处理厂的沟渠,但多数工厂排放的污水仍主要通过注入地下井排放,一般的地下井储水能力可达上百吨,且渗透进地层后可以循环灌注。

中国证券报记者来到镇上去年刚刚建成的污水处理厂,发现该处理厂占地不过几亩,预计日处理污水能力不足千立方米,如果剔除生活污水处理量,日均处理的工业废水量更是少得可怜。这对于数十家重化工企业每天的废水排放量来说,处理能力明显不足。据寿光市环保局资料,截至2012年上半年,整个寿光市日排放废水量已达25万吨,而污水实际处理量则相对滞后。

事实上,在污水处理能力不足之外,企业凿井偷排的直接动力在于逃避缴纳污水处理费。当地一位私营企业主对记者坦承,近年来寿光市工业污水处理费不断调高,2011年一般企业还是1元/立方米,2012年调高近一倍至1.9元/立方米,日排放量千吨以上的企业每月的排污费就超过6万元,这对于规模不大的企业是笔不小开支,偷排利润巨大。

对此,寿光市市长朱兰玺在去年7月全市污水排放规范化管理动员会议上就直陈:“近年来,一些企业、单位耗水量大,治污和节水设施不配套,偷开偷排、恶意排污现象依然存在。”

打井灌污已形成地下产业链

有需求便会衍生市场空间。企业凿井地下排污在潍坊逐年增多,随之带动起当地地下打井业的由衰转盛。

据当地人向中国证券报记者反映,2000年以来由于政府明令禁止私自打井开采地下水,当地传统居民饮水井的打井业一度低迷,但近年来突然兴盛起来。原因就在于不少打井队暗地接起了帮企业打排污井的生意,且这门生意已渐渐形成一条颇具规模的地下产业链。

中国证券报记者在寿光羊口、侯镇和台头工业园区内,随处可见墙上张贴的打井小广告。记者拨通其中一个号码,自称是当地一家塑胶厂新厂区要打一口排污井,电话那头的曲姓师傅告诉记者,最近风声比较紧,电话沟通不方便,便约定地点见面详聊。

见面后,曲师傅告诉记者,在潍坊,包括本土和外来的地下打井队不下30支,一般由六七人组成。打井队的常规业务名为当地村镇及工厂打取用水井,但对于工厂来说,取用水井的实际作用多为抽空含水层后从中灌注污水。

据他介绍,一般污水井的深度为50到60米,日可灌注污水的规模为20到30吨,更深一些的井可到600米,注水规模相应最高可提至数百吨。

曲师傅称,打井队和工厂联系上后先实地选取厂内地下含水层较多的区域作为凿井地点,谈好价钱后一两天就能完成工期。“污水井造价按照井管质地不同而异,水泥管每米120到150元,铁管则高达300元/米。一般企业打井深度都在百米左右,因此一个项目收入可达四五千元。这点小钱工厂都担得起。”他说。

曲师傅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他的打井队每年能打近百个井,大点的厂子会同时凿好几口井。每年打井队打污水井的收入可达数十万元。

另一位刘姓师傅则通过电话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有些工厂不愿意在自己家后院打井担风险,他们就商量附近几家工厂一起在一个地点打井,通过暗渠统一灌至一处。“不是所有的单我们都接,像寿光这样二环以里政府明令不能凿任何井,那我们就不能接,除非你有关系。”刘师傅表示。

根据相关专家说法,地下排污如果到1000米深技术难度很大,且造价至少数十万以上,非一般打井队及工厂能承受。对此,曲师傅告诉记者,千米深的井他们确实打不到,潍坊当地的地下排污井一般也就百米左右。

曲师傅担忧道,潍坊地下打井业这两三年才红火起来,未来如果政府重拳整治地下排污,他们的生意定会一落千丈,好日子就算到头了。

数百万人水源被污染

当中国证券报记者问起“知不知道地下排污的污染严重性”时,曲师傅坦言,他们从事打井行业多年,深知一般150米左右为浅层和深层地下水的分界线,污水一旦渗透进深水层则会造成地下水的彻底污染。“因此一般在潍坊当地做这种生意的打井队多为外来,最远的还有广东过来的,当地打井队知道这是贻害后代的事,一般不愿意做。我自己也是潍坊旁边的滨州人。”他说。

邱涛则告诉记者,潍坊的地下水过去数十年都不断在被污染。他小的时候村里都喝自家打的浅水井,很干净。但自从潍坊的重化工业起来后,周边村镇的水井压出来的水经常发混,有时甚至发红。2000年以后,潍坊限制地下水开采,为应对日益严重的污染,城市周边地区纳入当地统一自来水供水系统,而偏远的村镇则全村统一凿深井修建自来水管道。


值得注意的是,统一供水后,潍坊当地集中水源地仍多为百米深的饮水井。如今,邱涛担心,当地数以千计的工厂正将污水汩汩注入地下,这或许意味着潍坊当地数百万人的水源也渐渐被污染。

中国证券报记者在潍坊采访的几天,住的宾馆房间里都统一配有付费桶装水,工业园区附近的超市卖得最好的也是桶装水。有些当地居民还花数千元装上净水器以尽量喝上相对纯净的水,但多数人只能选择承受被污染的地下水。

据公开资料,潍坊市去年石油化工产业产值已超过2500亿元,成为仅次于机械装备的第二大支柱产业。但产业勃兴的同时却背上了沉重的环境污染包袱,其中地下水污染的包袱最重。如何权衡GDP增长与污染代价,正考验着当地政府的智慧。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